当及时行孝
分类:情感专区

记得初次离开家乡的时候,人早就象霜打的茄子——恹了。

到洛阳出差一周了。

人生在世,父母健在是福分,当及时行孝!

离别的那天,妻子默默地跟在后面一直将我送出村口,没说句动感的话语,没做个激情的吻别,只是恋恋不舍地一直地跟着,还有,就是临行时一路上碰到乡亲那一句句关切的问好与祝福声,嘴上轻声的答着心里的泪却暗暗地流。

下午忙完,我便决定回趟老家。夕阳余光游走在城市楼房的轮廓中,呆板大街上车来人往。我不喜欢城里的热闹,会吓跑夕阳,家里这时候,风是轻的,田野是静的,夕阳是害羞的。

一, 迟到的孝顺

是啊,妻子那依依不舍和盈眶的热泪便是我恋家的源由,乡亲们一声声郑重的道别便是我思乡的理由。在异城他乡的每一个日日夜夜,都极度地想念我的家乡思念我的亲人,更有许多生活上的不习惯便平白无辜地增添了我许多思乡的情愁。

大巴车只到镇上,离老家还有十里路。一下车就听到有人喊我,是父亲。父亲一手接过我行李,一手拿着手机说话:“接到了,接到了,我们就回来。”说罢把电话递给我。电话里母亲问我晚饭想吃什么,我说:“妈,我想吃你擀的捞面条。”

当一个学业有成的大学生,告别年迈的父母去城市奋斗时,立下的誓言是:爹,娘,等我,等我有了房子,有了车,我会带着您的儿媳,把您老俩接到城里,好好孝敬您老俩,好好让您老俩享晚年的福,来报你的养育之恩……。

不习惯一个人在房间里承受着孤寂和冷寞。总是无聊地躺在床上,象是缺少了什么。哦,是身边少了妻子的温暖,耳旁少了儿女的欢笑,堂前少了母亲的唠叨,对面少了乡亲的问好。只能一个人孤独地躺在房间,傻傻地望着天花板,呆呆地想着妻子的好,痴痴地梦着儿女的笑,自言自语地与乡亲说笑,静静地淌着孤寂的泪水……

门前小土坡在夜色下显得有些陌生而拘谨,似乎把我当成远方客人。得知我要回来,一进门就看到母亲正朝着门口快步走来,她打量着我一直笑,拉我进屋。

一年又一年过去了, 儿子来信:“娘,我又被提拔了……” 娘:“儿啊,你是好样的…。”

不习惯,不习惯他乡异地人情冷暖两重天的隔阂。

“快坐下,坐车很难受吧?”母亲像个得到心爱玩具后的孩子般兴奋,我便坐在沙发上。

一年又一年过去了,儿子来电话:“娘,我买房了,不过有贷款…。”爹:“儿啊,你娘在外忙,有空给你回电话,你总是好样的…。”

孤身在外,总感觉周围是那淡淡的人情薄凉的心。就不说同住一个小区同在一幢楼里住,就是同在一间办公室里工作,那五湖四海人笑脸的背后,你摸不透有几多善意?还有就是那般人走茶凉的淡薄,最让人心寒。所有的一切都是思乡时浅淡的忧伤,这般伤感的人世,更加激起我对家乡的怀念。因此眼前总是一遍又一遍地重温着乡亲们一张张慈善的笑脸,耳边总是不断地回响着乡亲们一句句亲切的声音。心,便有几分暖意几分欣慰几分企盼乃至激动。

“去洗洗手吧,一路上出汗多”,我刚要起身,母亲又赶忙示意我别动,对我说:“我给你端来,你别起来。”不等我回话,转身到院子里了。

又过了几年,儿子孝敬二老的计划终于等到了时机,于是,开着小车,哼着小调,踏上了接二老到城养老的回家路,当年迈的父亲把像绅士一样的儿子领到一座孤坟前,儿子才明白,最近几年为啥娘总是没回电话,当儿子凄凉。懊悔的喊娘声划破这沉寂的山沟,再也唤不回年迈的亲娘,当儿子提出要接父亲到城里享晚年的福,要好好弥补,孝敬父亲时,老泪纵横的父亲,执意要陪山里的一座孤坟,因为,他不想让他的老伴活着等儿子,死了,埋在地下等他,他不想再让他老伴因为等待而在地下睡不安稳…。

“月是故乡明,人是故乡亲”。乡音是一种亲切,乡情是一份温暖。

母亲端来水,递给我毛巾,转身又小跑着到厨房去了。我知道母亲在给我做捞面。记得初中时候一天上午放学,由于母亲忙农活做饭晚了,我一生气准备不吃饭就上学去。母亲也是这样让我坐着,转身小跑到厨房为我做捞面。

愚蠢的孝老计划,迟到的孝顺,遗憾着两代,可它无声无息的一代一代演绎着。

还记得农忙时节,村里谁家有个事没忙完,便有乡亲主动上前问一声后便自觉地去帮助“双抢”(七月间抢收早稻抢插晚稻),更不能忘记乡亲邻里谁家有个灾有个难,全村的乡亲更是自发地送钱送关切送温暖。

吃了无数次母亲做的捞面,但从没认真看过她擀面条的样子。想到这里,我轻轻来到院子里,厨房门开着,我站在离厨房几米远的地方,正好可以看到母亲。

亲人哪,你当及时行孝!

思乡是一种心声,乡愁是一种心痛。

厨房里装的还是以前那种白织灯,夜色包围下加上腾空的水蒸气,白织灯散发的昏黄光线显得有点力不从心。母亲就在灯下,正用擀面杖擀面,擀面杖很粗大,她似乎要用很大的力气。面团在前后滚动的擀面杖下由崎岖粗糙变得慢慢平整,终于像一张纸一样平铺在案板上。就像从小到大我走过的路,多少荆棘坑洼,都被母亲用双手铺平。

二, 及时行孝顺

乡愁是无声息的思念与牵伴,乡愁是说不清道不明还难以割舍的情怀。

我想母亲以前肯定也是这样擀面条,唯一变化的是她双手,曾经也是白嫩光滑,如今粗糙布满老茧。母亲突然抬头看到我了,急忙出来,问我是不是饿的受不住了。

当一个学业有成的儿子跟母亲商量,要和母亲一起到大城市,边奋斗边用后半生来尽孝时,母亲叹息的说:“儿呀,妈老了,跟不上时代了,别让妈拖你的后腿,你想尽孝,等我百年后,每年清明节,你在我坟头买好吃的供香我就行。”儿子没在争辩什么,到镇上买了好多好吃的回到家,趁母亲熟睡时放到母亲面前,儿子一直等到母亲睡醒,问:“母亲,你睡觉时闻到香味了吗?”母亲:“傻儿子,妈睡着了,哪能闻道香味?”儿子:“母亲,你睡着了闻不着香味,那你百年后更闻不着香味了,即使我在你坟头摆再多美味,哪有啥意思呢?你应当在活着的时候让我孝敬你。”母亲终于被说动,和儿子到大城市里和儿子共享天伦之乐。

有时,站在高楼大厦下或聚集在灯红酒绿里,脸上的笑仍然掩饰不住思乡的愁怅。总恋着家乡的青山绿水无比真切,总舍不得家中的妻儿幼女倍受冷落,惭愧无力带在身边,不能与之分享。于是,思亲的情又一次涌上心头,和着恋乡的愁又重重地皱在眉头。

我慌忙之间连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,只对她摇摇头,不再看她,一个人回到屋里,坐下等着。

多少老人直到生命最后一刻,也总是为儿为女着想着,可为儿为女的总是在为自己的事业,房子,车子忙碌着,有一天,到了为儿为女着想时,才发现,自己为老人做的实在是太少,太少,甚至,平时的一个电话问候也总是被自己的忙碌占有着,等到想孝敬时,亲人却不在了,父母为儿女付出的是一生,可为儿女的有能为父母付出多少呢?

乡情是一杯陈年老酒越久味越浓,乡音是一首唱不完的曲越唱越动情。

不一会母亲就端着一大碗捞面走进来,我起身要去接,她大叫:“你别动,碗很烫。”我便又坐下来。她把碗放在我面前,递给我筷子,催着我赶紧吃。

爱不能等,孝不不能迟。钱没有挣够的时候,但人的生命却有尽头,孝敬父母,请不要给自己寻找等候的理由。

一个长年漂泊在异乡的人,总是恋着家庭的好总是思着乡间情。嘴里吃着那淡淡的粤菜,怎么品尝都觉得不合口味,哦,原来是习惯妻子做的菜,一股浓浓家乡风味;街上看着露胸裸腿的女人,虽然也感觉美却总有些不顺眼,哦,原来她们没有家中的妻子端庄温顺体贴,没有家乡女人的厚实纯朴。这时,那浓浓的乡愁又凝重在心,那无限的思念又黏在眉心。

母亲总是这样,吃饭时候总要催促我趁热吃。以前听到她催,心里总是一阵怨气,偏慢吞吞不紧不慢,任由她唠叨。今日我却拿起筷子,夹起面条送到嘴里。

李大勉 2015年7月10日

哦——,我终于明白了“独在异乡为异客”时别样的心思,原来这就是乡愁,就是怀念从小记在心里的乡亲,想念从小1暖在心里的乡情。

“别那么大口,小心烫着。”

乡愁如烟,袅袅缭绕在心间,缠着家乡那山那水那人那情……

我点点头。

离开了生我养我的家乡,就失去了这份暖暖的亲情,真想能够常常回家亲一亲妻子,抱一抱儿女;真想常常回家的看一看儿时的伙伴,听一声父老乡亲关切的声音。

“对对,放点醋,这样好吃,我去拿。”

亲人是心,乡情是暖。游子的心里时刻惦着亲人,游子的心要乡情暖,游子的情由乡音出。那弯弯秋月最识乡音,那阵阵秋风最识乡愁……

她转身去厨房拿来醋,给我碗里倒。

2015。07。18于彭泽

“怎么样,淡不淡,再放点盐?”

我摇摇头。

“吃肉啊,那是我专门放面里的,快吃!”

我夹起一块肉吃在嘴里,她这才算满意,站在一边看我吃。我没有劝母亲去吃饭,因为我知道,我没吃完,她不肯去。

一碗面吃完,汗水顺着脸颊淌下,这捞面味道,一半在嘴里,香而纯,另一半在心里,有点酸楚。一小滴液体流进嘴里,涩涩的,咸咸的,不知道是汗,还是我眼角渗出的泪。

本文由秒速飞艇投注平台发布于情感专区,转载请注明出处:当及时行孝

上一篇:我该不该深情地活在你的薄情里 下一篇:没有了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